博客网 >

啤酒节聚会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 

啤酒节聚会

    电话是接近4点钟的时候来的,高燕红在电话里用不可置疑的语调告诉我“今天晚上,我们有个聚会,你在5点50到新海广场好乐迪练歌广场门前,我们集合然后一起出发。”我犹豫了不到两秒,因为我知道我不可能拒绝,“还有谁?”,我问道,“嫂子”高燕红说完咔哒挂断了电话。

 
    我是不可能拒绝的,因为我现在的处境。五年前,我因肇书记的邀请来到了本区,也就是前面对话中的嫂子的丈夫,时任我区区委副书记。我是满怀着希望过来的,但是,没想到的是,机关的人事关系是非常复杂的,而我恰恰就掉进了这样一个陷阱。我的到来,给宣传部带来了涟漪,一部分人的恐慌也感染了当时的领导,对我的安排进行了几乎是严密的控制,我完全被窒息在一个由人形成的牢笼里,当然这是我现在才悟到的。一晃五年过去了,我还在我原来的位置上挣扎,随着年龄的增大,发展的空间越来越小,我已经感到了冬季的寒冷和黄昏的寂寞,我知道,我事业的轨迹即将到头了。因此,对于任职一个没人会当回事的闲职的我来说,有人请就已经是很大的面子了,特别是“嫂子”会到场,这更让我兴奋,因为我可怜的希望在她的手里还是有一点寄寓的。
  
    还没有到达新海广场,就已经看到远处旌旗招展,近处车来车往,人群穿梭,在路口和街道两旁还有许多售卖奥运旗帜的人在向行人招呼。趋近广场的时候,我发现在广场的边缘伫立了很多色彩斑斓的充气酒瓶,我醒悟到原来又是每年啤酒节的时候了。
 
    好乐迪前已经站满了人,看样子都是等待亲朋的来临。经过一翻寻觅,我发现了老赵在一辆车的前面东张希望,我赶紧走了过去,“就你一个人吗?”,我问,“是啊,他们还没到”老赵说。老赵是疾控中心的主任,尽管我们联系不多,但是通过高燕红,我们的接触相对我的接触面来说,还是相对挺多的。老赵这个人性格很豪爽,也很硬朗,说话粗声大气,一副军人的模样,每次喝酒他都吆三呵四指挥别人,我每次都被他灌得晕头转向。
    陆续的一些人来了,高燕红和她的女儿,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人,后来嫂子也来了,看见我显出很高兴的样子,问道“马艳怎么没来”,我赶忙说,“我安排不了她呀,你跟说罢”,我把电话递给了她。马艳是我老婆,嫂子对她的印象很好,所以往往跟她很亲近。因为我不确定嫂子会来,所以只跟她打了个招呼。现在嫂子确实来了,所以,从我们的关系来讲,她还是应该到的。
    老婆姗姗来迟,所以我让大家先进去,我一个人在外面等。天渐渐黑了,广场上人渐渐多了起来,人流穿梭,啤酒节的出入口人们排起了长队,一阵阵烧烤的香气传来,远处新海国宝高大而有金碧辉煌的建筑上,也开始亮起了灯。好乐迪的音乐也开始响起来了,不仅在啤酒节的门前,在好乐迪的门前也开始聚满了人,音乐轰鸣开始掩盖了人声的嘈杂,一个疯狂的晚上开始了。
    我正在徘徊间,老婆以她惯有的在我面前的夸张的动作向我喊叫着。我向她走去,迎接着她,然后我们一起走向啤酒节的入口。
    一走进啤酒节的广场,两边鳞次栉比的帐篷里传出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,阵阵烤肉的香气飘来,穿着漂亮制服的啤酒小姐与你擦肩而过,赏心悦目。远处高大的招牌,霓虹闪耀,透露着绚烂的信息,与近处的美女构成了令人遐思得梦幻般的场景。如果身边同走的不是老婆而是情人,年轻时的浪漫的激情真的就可以蓬勃而出了。
    转过一个拐弯处,我们要去的“雪花啤酒”的大帐篷就突然地出现在眼前了,远处看去,甚是高大,非常醒目耀眼,强硬的钢管支架与雪花啤酒的大招牌相映衬,似乎在告诉我们一个强悍的品牌的强大的力量。走进帐篷,里面人还不多,但巨大的空间延伸了上百米,长条椅一排排伸向远处,直到帐篷的另外一头,那里是个巨大的舞台,晚上将有一场精彩的演出刺激和调动酒客们的神经,牵动狂欢者们的疯狂。
    沿着边上长长的甬道,一直向里面走,在距离舞台还有二三十米的地方我看到了我的朋友们,正聚成一堆在那里举杯换盏,看见我来了,大家都站起来了,嫂子也赶快拖住了老婆,让她坐在自己身边。
    一场快乐的聚会开始了!
<< 感冒 / 不能不转贴的文章——为毛泽东辩护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shkren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